EN [退出]
今麦郎>中国新闻

_匹凸匹“转型”后遗症: 客户配资余款去向成谜

2017-11-19 03:29

紧贴市场炮制的一张张滚烫的“画饼”,到头来却只不过是一杯杯苦酒。股票配资的浮华沉寂过后,给一些高杠杆配资者留下的,是账户穿仓,甚至连本金余额都无法按时追回的苦恼。

投资者孙明(化名)就正在经历这样的尴尬。2015年4月,在A股这轮牛市轰然奔行之际,孙明以1:4的杠杆比例,在深圳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柯塞威”)配资8000万元,不久就与股灾迎头相撞。2015年11月份清仓后,累计亏损近千万元之外,保证金、收益的余额部分也被柯塞威截留未还。

和孙明有同样遭遇的配资者不在少数。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获悉,目前至少仍有数十名投资者或配资业务代理人,在清仓后,至今未能要回余下的保证金或佣金。柯塞威拖欠未还的原因、资金流向等关键信息,都让这些客户们感到迷茫。

这也让上市公司匹凸匹(600696.SH)一些不为人知的隐情暴露在阳光下。柯塞威曾经是匹凸匹的全资子公司,2015年6月才转让给公司第二大股东鲜言。也就是说,在场外配资最为火爆的时候,该公司正是匹凸匹转型着力的主要方向之一,而即便鲜言已有意转让所持匹凸匹股份、辞去董事长职务,但两家公司业务和高管层面的“紧密联系”,使外界尚无法对两者进行合理区分。

虽然市场对匹凸匹互联网金融概念的炒作一波接一波,但遭遇到原有主业退出不顺、新进业务方向不明尴尬的匹凸匹,“转型”该向何处去?

被拖欠的配资保证金

“现在已经几个月了,都没有拿回保证金,我们真的非常担心。”孙明说,自2015年11月份以来,柯塞威始终未能制定处理方案,也未进行有效沟通,这令他们感到极为忧虑。

如今柯塞威已经加强了“戒备”。2015年12月29日,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在位于深圳卓越世纪城的柯塞威办公场所看到,办公室门一排桌椅后面的数名大个子,见有来访者便上前盘问。而在门口旁边的办公室内,亦有多名男子来回走动。

根据孙明介绍,2015年4月,经朋友介绍,其与柯塞威签订协议,通过后者提供的信托专户,按1:4的比例,进行股票配资。孙明投入保证金2000万元,柯塞威提供配资8000万元,月息为2%,协议时间为2015年4月至7月。

上述协议签订后,根据柯塞威的要求,保证金被分成4个等额子账户,进入给柯塞威担任投资顾问的信托机构的HOMES系统,按照2500万元的规模,先后买入4只股票。协议到期却碰上“股灾”,相关股票均遭连续跌停,协议被迫展期。去年11月初,孙明将账户内股票全部卖出,并在11月5日完成清算。

孙明称,虽然股票在“股灾”期间连续跌停,但他已按约定追加保证金,且展期前的480万元利息也已结清。截至清算日,其账户内总资产为1.04亿元,扣除应支付的配资资金、未付利息约8140万元后,尚有余额2226万元。按照约定,柯塞威应在清算三天后,向其返还账户内的全部余额。

孙明提供的申请结算及关联账户清单显示,截至2015年11月9日配资终止,其4个账户总资产分别为2540.1万元、2424.2万元、2241.9万元、3187.5万元,总计为1.039亿元,合计盈利393.8万元,配资余额为8000万元,应返还金额为2226万元。

而根据“柯塞威投资咨询顾问协议”,第五款明确约定,在清算完成后三个工作日内,甲方(柯塞威)应将乙方(配资用户)剩余保证金、投资顾问收益转账至指定的乙方备案账户。

清算资料显示,孙明上述4个配资账户中,有两个于2015年9月10日终止,另外两个分别于9月11日、11月9日终止。按照上述约定,柯塞威应在11月12日返还账户余额。但至今已过去超过50天,孙明仍未拿到应返还的余额。

“按照合同规定,清算完成后3天,柯塞威就要把账户余额返还给我们,现在已经快两个月了,无论怎么要都要不回来。”孙明透露,2015年11月5日,其账户的股票就已全部卖出。由于拖欠时间过长,他现在非常担心资金的安全。

在柯塞威的配资客户中,孙明这样的案例并不鲜见。除部分直接客户,还有一些属于柯塞威的业务代理人名下的客户,也遇到了类似情况。

柯塞威一名业务代理人王鸿雁(化名)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其代理的客户,从2015年7月份到10月份,已经陆续销户完毕,其间柯塞威部分返还了保证金和收益,但对部分客户保证金至今仍拖欠未付,余额数十万元,多次催讨无果。

不光是数千万元的大额资金,有些甚至是几万元的“小钱”,柯塞威也拖欠未付。一名投资者王宁(化名)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2015年5月、6月的配资高峰期,其投资50万元,在柯塞威获得200万元配资额度。9月底,清算完毕后,账户收益率合计-18%,账户保证金余额为3万元。王宁要求退还保证金余额,但柯塞威至今没有返还。

屡次催收未果

本指望在牛市中通过配资大赚一笔,不料最终却亏损累累,如今甚至连保证金也无法拿回,这让孙明非常焦虑。

孙明称,由于遭遇“股灾”,其配资账户一度逼近平仓线。为了避免平仓,其陆续补仓数百万元。此外,还付出了数百万元的利息。截至账户清算日,累计亏损近千万元。

“‘股灾’期间,柯塞威旗下的信托产品曾多次传出穿仓传闻,造成本金无法兑付,我们多次询问,但对方否认穿仓。而且有上市公司背景,当时估计信用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孙明表示,除了要求补交保证金,柯塞威方面其间并未进行过类似的风险提示。

多名投资人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账户清算至今,时间已经过去数月,柯塞威一直没有拿出有效的处理方案。

“我的股票2015年11月5号就全部卖光了,第二天我就找到柯塞威的客户经理,问什么时候返还保证金和收益,但对方说清理配资后,原来的账户无法使用,要手工计算,两周之后才能返还。”孙明说,2015年11月20日,对方又声称,由于补仓资金不是从同一账户打入,需要重新计算,因此还需等待。

然而,到了11月27日,柯塞威仍未返还资金。有些着急的孙明再次找到柯塞威上述工作人员,而对方显然也有些着急,称退还资金的申请,已经递交到该公司执行董事李艳手上,但李艳没有批准,并称“给老板一点压力,公司就会还钱”,并提供了李艳的电话。

当天下午4点,孙明拨通了李艳的电话后,对方以正在开会为由并未予正常接听。两个小时后,孙明再次拨通李艳的电话,对方却声称不清楚此事,要求其通过客户经理处理。一番争执后,孙明称“后来李艳勉强同意处理”。11月30日,孙明再次拨打李艳电话,但李艳未予接听。次日,孙明方面派人前往柯塞威,要求进行清算,并提出在12月6日前还款的要求,但柯塞威方面并未同意。

“后来李艳就一直不接电话,直到12月7日,换了个电话打过去,李艳才答应几天后有一笔资金回笼,到时候可以还钱。”孙明说,此后,柯塞威方面就一直以正在走流程为由,拒绝承诺还款时间。

而12月30日,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拨打上述客户提供的李艳手机,但其手机处于关机状态。

据柯塞威一名业务代理人周维(化名)介绍,其代理了8名客户在该公司配资,涉及保证金上千万元,但清算后,柯塞威以需要负责人签字审批、协议未到期等各种理由拖延。经过多次交涉后,柯塞威才将资金陆续退还,但其本人的佣金至今未能拿到。

“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,其他配资公司也出现了穿仓的情况,但人家很快制定了处理方案,柯塞威除了一拖再拖,至今都没有拿出一个像样的方案来。”周维说。

“柯塞威并不是没有钱,拖着不还,肯定有别的原因。”在孙明看来,柯塞威并不是无力归还客户资金,而是“有意为之”。孙明等投资者的依据就是,柯塞威近期拟参与对匹凸匹子公司湖北荆门汉通地产的增资。

2015年12月16日,匹凸匹公告称,柯塞威拟现金方式对荆门汉通增资1亿元,资金来源为自筹。增资后,荆门汉通的注册资本增至2.5亿元。当天,匹凸匹董事会已审议通过该议案。

资料显示,截至2015年4月30日,柯塞威总资产为5.2亿元。但在上述公告中,匹凸匹未披露柯塞威任何业务数据。

资金流向谜团

身为唯一公开宣称具有上市公司背景的配资公司,柯塞威不仅在配资行业名声不小,其配资规模也颇为惊人。

一名知情人士透露,在场外配资业务高潮时期,柯塞威的配资规模至少在70亿元以上,在行业中排名前五。而根据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获得的资料,成立以来,柯塞威发行了柯塞威1号、柯塞威2号等多只证券投资结构化信托产品,而厦门信托发行的融智、西藏信托发行的鸿禧成长等多只信托计划等均为其发行。

孙明的配资,就是通过上述部分信托计划账户进行的。资料显示,孙明的配资保证金进入的账户,分别为厦门信托融智1-39、西藏信托鸿禧2-14、西藏信托柯塞威2号等。而在匹凸匹2015年半年报中,西藏信托鸿禧1号、厦门信托融智1号,均出现在其前十大股东中。

柯塞威为何大面积拖欠客户保证金?其中又涉及多少投资人以及相应资金规模?资金又流向何处?

对此,有市场人士认为,可能与其配资账户穿仓,造成资金缺口有关。早在2015年7月,市场就有关于柯塞威配资账户穿仓的传闻。王鸿雁认为,股灾期间,柯塞威确有少量子账户穿仓,但其收取的利息,应当足以覆盖穿仓形成的资金缺口,因穿仓造成无法返还用户账户余额资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既然如此,相关资金又流向何处?“配资清理已经三个多月了,该清的都清完了,信托公司也早都把钱退回来了。”一位资深市场人士向记者透露,除了穿仓之外,另外还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柯塞威就是故意不还,另一种可能是存在资金占用。

孙明也表示,经其调查,柯塞威涉嫌挪用客户资金,且未作相关信息披露。目前,孙明称已计划向监管部门举报,但其未能向记者提供他获取的相关证据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“股灾”之后监管层大面积清理场外配资,柯塞威的信托配资账户,可能在2015年9月以后就无法使用。孙明表示,9月份以前,其账户由其本人操作,但此后就无法登录,更无法操作,所有买卖都要委托柯塞威进行。因此孙明认为,对于账户操作、资金流动情况,他“基本处于不知情状态”。

根据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获得的信息,柯塞威的部分证券投资信托,出现了较为严重的亏损。根据好买基金网披露,其发行的西藏信托柯塞威1号,截至2015年12月11日的单位净值为0.7147,2015年以来的收益为-25.04%,一年来累计收益为-28.53%,最大回撤达到-47.48%。

2015年12月30日,在柯塞威办公室,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就上述情况向公司一名宋姓负责人核实,但其拒绝现场采访,并要求记者提供书面采访提纲、向其上海总部汇报后,方才可以接受采访。记者也留意到,该负责人对其职务、公司传真号等均不愿透露。离开公司办公场所,记者当天数次通过短信、电话,希望其提供传真号、电子邮箱,但该负责人一直未予回应。

投资者的担忧

令投资人感到担忧的是,2015年以来,柯塞威的股权已几经腾挪,从上市公司匹凸匹名下转移到公司原董事长鲜言个人名下。投资人担心,这种股权变更,可能导致其追讨保证金的难度加大。

公开信息显示,柯塞威成立于2014年10月22日,认缴注册资本10亿元,实缴资本1.15亿元,由匹凸匹全资持有,名下运营网络配资平台KCV.红马甲。2015年6月,匹凸匹以1.15亿元的价格,将所持柯塞威股权全部转让给鲜言个人。

鲜言目前已辞去匹凸匹董事长职务。2015年12月29日,该公司公告称,鲜言已提交书面辞职报告,其辞职报告自送达董事会时生效。此前12月23日,匹凸匹披露称,鲜言正在多方联系,拟转让其所持该公司股份。这意味着,若转让完成,其将与上市公司彻底脱离关系。

尽管如此,柯塞威与匹凸匹之间,仍然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。根据工商资料,柯塞威的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李艳,在辞去匹凸匹董事职务后,目前仍然兼任该公司财务总监。

2015年12月30日,一名自称为柯塞威总经理助理的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,李艳还担任柯塞威总经理一职。

另外,记者也注意到,虽然早在2015年6月柯塞威股权已经转让给鲜言,但目前该公司的标牌上,仍然悬挂着“P2P.COM匹凸匹”的字样。

“两个公司在一起办公,其实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。”孙明说,其在柯塞威配资,就是因为介绍人一再强调其上市公司背景,但在股权转让过程中,柯塞威并未通知配资客户,上述情形可能涉嫌侵占客户资产,不正当转移债权债务。为此,孙明对记者称“已向深圳证监局举报”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1ddcn.szielang.cn/movie/20171116/ru21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19 03:29

端午节诗句古诗  好听的名字  托马斯小火车  重甲猎鹰是非卖品吗  黄梅戏中蒋建國简历  缅甸战争最新消息2017  能源法  无敌药尊txt  plot 是什么意思  马云谈女人创业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匹凸匹“转型”后遗症: 客户配资余款去向成谜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杨浦山地玫瑰的花语_信春鹰:调解的推广和法律化会加强基层民主